心在分行 发表于 2021-1-22 04:37:05

视频站火拼独家版权f

头开酒瓶




 头开酒瓶

——神鹰





在这儿,我讲一个头开酒瓶的亲身经历。

(一)

我当新兵那年五一节,连队会餐后,吊儿郎当的赵老兵醉醺醺的到我们班里,说他要头开酒瓶儿。见他喝的不少,战友们都拿他打趣儿。赵老兵笑微微的拣个空啤酒瓶子就望脑袋上比画,大家忙的劝住——玩笑是不能开的大了。

赵老兵挣开大家,一本正经的说:“我不是开玩笑的。你们看着啊!”见他来真的,大家没人敢上前了,生怕玻璃碎片崩着自己。我在床上放下笔记本,担心酒醉的赵老兵要头破血流了。

“嘭——”

啤酒瓶碎了一地,赵老兵那个苍蝇都站不住脚的秃头,安然无恙,众人张大了嘴吧瞪大了眼,呆了。

(二)

赵老兵开瓶的事儿,很快全连都知道了。有好事者向其打听秘诀,赵老兵笑微微的,双手一摊,八字眉一舒,只答到:“其实没什么,就是一个敢字当头!”

人们纷纷效仿,毕竟是脑袋上不起包的占少数。

第二天训练场上,值班班长手里拿个啤酒瓶子给新兵训话,说谁要能开了酒瓶,就可以休息一天不用训练了。

当时训练很艰苦,能歇半天就是奢求啊。新兵们跃跃欲试,几个胆子大的已经尝到瓶子的厉害了,轮到我,想起赵老兵的话,我半信半疑,当酒瓶砸在我头上,那感觉就象是重重地挨了一闷棍,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班长笑吟吟的说:“谁还来?”

“我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应答着,新兵杨富站了出来,这个河南兵体格健壮,看上去年纪要略大些。

杨富跨步取过那只身经百战的酒瓶,马步蹲了半天,只听“嗨——”的一声,就见酒瓶在他头上飞散,宛如烟花。

“好好……”一片哗然。班长也惊讶。

杨富木木的站着,手中的半截酒瓶滑落在地,嘴里挤出四个字:“班长我晕……”

  

  

一年后,我当了班长。一天,我正带新兵训科目,有人告诉我:连部文书小于子和人打赌把酒瓶开了。我几乎不相信,小于子干巴瘦,风都吹的倒,他能开瓶儿?

我回去时,同志们还在议论这事儿呢。有人不服气想练练,我气胜,也想试试。

水池边上站了一溜人,人手一瓶儿。

我手里握着酒瓶,又想起赵老兵的开瓶秘诀来,莫非他说的是真的......要不,弱不经风的小于子咋就开了瓶呢?

正想着,已经有几个人"砰,砰......"地把酒瓶撞碎,高呼雀跃着.

我的心一横,咣的一声,也没觉得怎么疼,酒瓶竟然也在我头上飞得一朵玻璃花!

(三)

成功的喜悦不提。转眼又是一年。

部队要召开一个军人大会,部队首长要求我们警侦连在会后表演一些节目。这样,头开酒瓶就成了压轴戏。

表演这天,参谋长把我们上场的八个人召到主席台,摸摸我们的头,瞧瞧我们的帽子,见没有舞弊之嫌,笑着说:“加油啊,小伙子们!”

表演开始了。我们先以一套擒拿格斗动作,干净利索地赢得了全场的喝彩和掌声。

“头开酒瓶,预备——”在连长的喊口令下,我们八个人一字排开,手持酒瓶“唰”地站成马步。

“开始!”

“乒——乓——咣——咣……”

站在队尾,我听着爆裂的巨响一声声的近了,想象着玻璃花朵朵绽放的场面,似乎感到全场观众的呼吸都已经凝固了。

我暗自默念:一定要成功!

这时,“咚~”我身边的黄明没开开。

——糟糕,我心一紧,替他着急起来。

黄明只好第二次开瓶,嘭——他成功了。

时间一瞬。“咣——”我手中的酒瓶也报销了,玻璃碎片在我身后散落。

全场沸腾。掌声热烈如雷动。

忽然,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眼前滴落。二滴,三滴……

容不得多想,连长已收拢了队型,带着我们回连了。在行进中我发现自己受了伤。

  

往事一去,快十年了。

那次表演中受伤的还有大熊和曲大鼻子。如今,回忆往事,心里仍似有愧意。但是,这次经历给我的裂变式营销求职招聘QQ群教益是:无论做什么事,坚定勇者无惧的信念,永远是走向成功的大门。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视频站火拼独家版权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