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gang 发表于 4 天前

p4、有效减少卷烟烟气中的自由基

女儿,告诉你们出生的那一天


女儿,告诉你们出生的那一天

——咖啡茶1234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泉城已经被雪染成白白的一片。太阳也懒懒的出来,照在身上没有感到有什么温暖,因为风实在太大,有刀割的刺痛,这在南方就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清晰地记住了那一天,是两个生命的呱呱落地,是一对宝贝女儿降临了人间。

  

有喜有愁,喜是我年过四旬能获两位千斤,是上帝的恩赐,一扫以往的晦气,我还是个男子汉;愁的是事业没有成功,这个责任来的太晚,而且也太沉重,人很难两全其美的。

  

今天,是女儿的八岁的生日,也是申城的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很舍的用不舍得花的钱,为她们买了个小小的蛋糕,让她们一起为自己祈福,我默默地看着她们那两张可爱的笑脸,记忆的门被她们的笑声打开了……

  

女儿你可曾知道,当你们在黑暗里在寻找开启通向光明之门的钥匙时,这是一段非常艰难的里程,路不长,但是走了很长的时间。因为这门也是你们的妈妈通向地狱的门,这门太小,你们却要牵着手走来,一个拥挤,对妈妈来说就是一个危险。

  

是我在天际里找寻来两颗流浪的星星,找了好多好多年,好象是星际的飞船在寻找着另一个文明,用一个男人的想象把星星种在你妈妈的怀抱,从此,你们就是我的希望,上帝让我告别了寂寞。那等待的日子里,好漫长,你妈妈的肚子太大,只能把我的身体当做垫靠,我好象是你们三个人的天然靠山。妈妈累,爸爸也累。

  

我用一个心的感应,向你们传达着一个父亲的爱。我经常是隔着你妈妈的肚子,听着你们的话语,和你们交流着各自的心得。

  

你们的妈妈,拖着比别人更多的沉重,一个双倍的责任,来关注着你们的每一个成长的细节。

  

那一天,不知道你们中的哪一个,已经出现了危险的信号,一个提前来临的阵痛,需要守候的迎接变成了强行的进入,当爸爸把你们的妈妈推进了产房,该焦急的应该是你们的爸爸。

  

我守侯在产房是门前,象在等待着判决,什么也帮不了,只有心里的祈祷,希望母女仨都平安出来。

  

时不时地掂起脚尖,向里面张望,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个隐隐的感觉,好象发生了麻烦,已经不知道时间,好象每一分钟都是这样的慢,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每一分钟的过去,都能让人颤抖。

  

现在想起来都感到是一个可怕的一天啊。

  

医生终于出来了,给了我一个紧急的告知,有危险!还有一个喜悦,双胞胎都平安!在那一刻,我的脑子里是空白的,记忆的链条好象在断开,我没有笑脸,因为还有个人还在地狱的门前徘徊。我不能立即去看你们,因为还需要我在血库和产房之间来回的奔跑,有2百多米,还有楼上楼下。跑了7次,已经无力完成这个艰巨的路程,医生把我换下,让护士来个接力,至今我都在感激那一位细致又体贴的医生。

  

那几天,我都不知道北京扁平疣防治医院我睡过没有,从来没有脱过衣服,累了只能在椅子上打个盹,

危险很快过去了。

  

女儿啊,世上的父母都是这样,你们以后也会是这样的心肠。

  

是我第一个抱起了你们,用手触摸了红红的皮肤,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已经注定了亲情的不可分离。是我抱着你们,让你们吮吸了第一口的甜美。

  

我清楚的记得,南儿吃奶的“安扣”“安扣”的声音,好象是饿?还是太香甜?东儿老是睡不醒,好象在黑暗里还待的不够长?

  

我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只能看手上的标记来分清你们。名字早已在我的脑子里了,姐姐是东,妹妹是南,是为了这出生的纪念,这里也是爸爸幼时生活过的地方。

  

在两个襁褓里,你们正睡的香甜,好象是累了,好象是走了很远的路,你们的人生已在睡梦里展开。

  

爸爸开始老了,因为你们已经长大。

  

生日的蜡烛,在点燃,在点亮了你们的一片天。

  

2005年1月14日于上海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p4、有效减少卷烟烟气中的自由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