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t36e7q 发表于 2021-4-8 10:44:37

四 和尚叫重八

四 和尚叫重八
“施主是和咱想到一起去了!”和尚颇有谈性,“可是咱认识的一个老先生却不这么说,他说这大元朝哪年不闹几场民变?得了牛皮癣快十年了,怎么治疗了江山还不是铁打的一样,乌合之众怎么能是蒙古铁骑对手!”朱五嗤笑,道,“呸,这是哪个公知……腐儒的话,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爱*好*中*文*网跟秦军比,陈胜吴广也是乌合之众,黄巾算不算乌合之众,黄巢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老百姓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啥子铁骑?”啪,和尚激动得一拍大腿,“就是这话,咱也是这么想的。”说着,仔细的打量朱五,笑道,“水能载舟这话说得好,施主读过书?”“这话不是我的说的,唐太宗说的!”朱五笑笑,却又叹气说道,“诶,读过书有什么用,百无一用是书生。字认识一箩筐,现在只能要饭。”“施主此言差矣。”和尚正色道,“读书就比睁眼瞎强,咱堂堂七尺俺儿,哪能要一辈子饭。你看咱,从小学堂一天没去过。可是这些年,咱是走一路学一路,能认几个字就多认几个字。去年在淮西,遇到个心善的教书先生,不嫌弃咱让咱在窗根上听了两个月!”朱五心中有几分佩服,笑道,“若是太平年月,凭这股劲,和尚你倒可以试试考个秀才!可如今这天下,读书识字有什么用。和尚头摇得拨浪鼓一般,“大道理咱不懂,可世道越乱,读书越有用,三国话本上都讲了,东汉末年,军头混战人脑子都打成狗脑子了。那天下都乱成啥了,可那些大官儿还不是礼遇读书人,刘先主三顾茅庐……”朱五觉得这和尚有些执拗的可爱,笑道,“和尚,诸葛亮那是国士。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古往今来,读书人数不胜数,可国士有几个。别的不说,就说这大元朝,当官的哪个不是读书人?那些贪官污吏哪个不是读书人?这天下民不聊生,他们管过?”“施主这就是抬杠了!”和尚想想,急赤白脸的说道,“人读书认字总是没错的,读书和当官是两码事儿。要咱说,这天下满是黑心贪官,皇帝老子也有错!”说着,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天下是他皇帝自家的江山,可是他自己不上心,任由这些黑心官折腾。”朱五开玩笑,笑道,“那以你之见呢?”和尚刚才看着还有些憨厚,现在突然杀气腾腾,“要咱说,就得来狠的。哪个官敢贪赃枉法,压榨百姓,直接杀头!贪十两杀头,贪五十两剥皮充草,一百两直接诛他九族,看这天下,谁还敢!”这还是个愤青和尚,朱五听得发笑。把瓦罐里剩下的肉汤分了,笑着说道,“和尚还是喝汤吧!你一个和尚,我一个乞丐,说这些天下大事,还真应了那句老话,咸吃萝卜淡操心!”“施主……”朱五打断和尚,“别施主施主的,听着别扭。我看你比我大,我叫你一声老哥,你叫我一声兄弟。”和尚笑了,“咱也正有此意,咱俗家姓朱,兄弟贵姓?”“巧了,我也姓朱,五百年前是一家阿!”和尚也笑,“没准还真是一个祖宗的种,要不我怎么和兄弟你投缘呢!”朱五拱手道,“小弟大名朱五!”和尚大手挠头,憨笑着说道,“咱叫朱重八!”“啥?”朱五懵了。………朱重八?华夏人谁不知道传奇皇帝朱重八阿!随便街上拉了个人,都能讲半个小时朱重八的传说。古代帝王中的神话,大明帝国缔造者,贪官污吏的克星…………朱五横飞木偶似的愣住,嘴大的能塞进去两个鸭蛋。这是朱重八?老子居然遇上了朱重八,还跟他喝肉汤,吹牛鼻?这是幻觉吧?是不是搞错了?“兄弟,你这是咋了?”朱五这傻样吓了朱重八一跳,大手在朱五眼前挥几下。朱五回神,突然跳起来,嘴里唾沫星子横飞,“你是朱重八?你就是那个朱重八?”朱重八赶紧往后靠靠,摊开双手,“咱是重八阿?”“你从小到大都叫这个?”“咱从娘胎里出来就叫重八!”朱重八压力大会导致牛皮癣加重吗纳闷,“兄弟,你这是咋了。”他从生下来就叫重八,他爹妈饿死了,他是和尚…朱五脑子飞快的转,把眼前这个朱重八的生平和朱皇帝王一块靠,越靠越像阿。对了,他还有个好兄弟叫徐达,没跑了就是他!朱五眼泪都下来了,自己有救了,不用一辈子当乞丐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一把抓着朱重八的手,哽咽道,“大哥!”朱重八被这突如其来的牛皮癣治疗需身心同治热情弄愣了,一双大手被他抓着,竟然忘了抽我是牛皮癣患者,请问一下医生现在有什么治疗好方法吗出来。“兄弟,你………”“啥也别说了,重八哥,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大哥,你说往东我不向西,你让我抓狗我绝不撵鸡!”朱五哭的稀里哗啦,好像遇到天大的伤心事一般。朱重八听他说的语无伦次,更是摸不着头脑,这兄弟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听自己的名字就变这样,患上了牛皮癣如何快速治疗莫非?于是,他试探着问道,“兄弟,莫非你有个兄长也叫重八?”“我爹也叫重八,大哥!”朱五脸上满是幸福的泪,本山老师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正愁没人教,天上掉下个粘豆包。眼瞅着自己有一天没一天儿了,忽忽悠悠就找着大腿了。这哪是豆包阿,这是天上掉了个大馅饼阿。还他娘的是猪肉大葱陷的馅饼,啪叽一声摔脑袋上,崩一脸油。这是朱重八!这是明太祖!这是未来的皇上!这乱世,还有比这更粗的大腿吗?啥荣华富贵,啥锦衣玉食,不都是大哥一句话的事吗!朱重八迷糊了,心道。他爹也叫朱重八,他叫我大哥,好像哪不对呢?“大哥,你小孩牛皮癣治疗时需要小心什么认我这个弟弟不?”朱五都快跪下了,声泪俱下。朱重八只得好言说道,“兄弟你别哭了,我认,我认!”朱五回头,看着快被吓哭的丫头秀儿,说道,“秀儿,叫哥!”秀儿不解,愣愣看着朱五,“果!”“不是叫我,是叫他!”朱五指着朱重八,说道,“磕头,叫重八哥!”秀儿听话,让跪就跪,脆生生地,“重八果!”“起来吧!”朱重八有点手足无措,“快起来,妹子!”朱五擦擦眼泪鼻涕,眼看着瓦罐里的汤快烧干,一狠心说道,“大哥,你没吃好吧!房后我还藏着两条狗腿呢,我这就给你炖了!”………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招不来色狼。为了以后的美好生活,为了大腿的稳固,为了身家性命。这狗腿,豁出去了!添水,加柴,下肉!寒风天,朱五居然忙出一头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四 和尚叫重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