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季第 发表于 7 天前

汪峰前妻他在我哺乳期提离婚默许一直隐婚1

我正看书,旭问:你看的那王小波是王小丫妹妹?我听了有些差异,随感一触,便想到了另一个词——“波霸”。于是便解释到:是个女作家,姓王并且是“小波”(不是大波,也不是波霸)固“王小波”呀。

  

讲后便心理偷笑“噢,这就是王小波呀,奇怪!怎么现在才想到?”

很早就知道王小波,知道那时代三部曲(《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知道他去过海外,知道他死了。几次遇到他的作品但一直没有触及,直到某文字:男人不能不读王小波白癜风可以治愈吗,女人不能不读周国平。的时候,有些冲动,看了《黄金时代》——他的“宠儿”指的是那中篇。

  

我知道我现在正处在他定义的“黄金时代”——21岁,并且即将逝去。

  

篇中的主人公王二在其女友认为就是“混蛋”,自己检讨一下自己也是个混蛋,并且确实得到了其某些人的论证与肯定。

  

那个年代的精神匮乏是不争的事实,其实当下的自己虽说跨越了世纪,正当黄金岁月,但也是那样所谓的不同方式的精神匮乏与空洞。

  

当青春正直不以为然过去之后,后悔万分,这或许也是“春树”那所谓的“残酷青春”的观点。这点我现在就感觉到了,并在心痛——是比以往说“假自内心”的痛是不一般的“骨痛”,直到现在每日的导致的“慌”与数着时钟的过活,这点与过去的那混沌之状态的追求大为不同——不敢苟求前我之生活。

  

这只有四种解释:

1.或许变了,或许没变

2.或许大家变了,我没变

3.或许我变了,大家没变

4.或许都变了,但程度不同罢了

以上都是废屁,这就是开端吧没有过程与结果的同以前一般的开端?!

自己不知,但或许是不一样的吧。

  

《黄金时代》节选:

  

生活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挨了锤的牛一样。(前话:每次阉牛我都在场,.........也就是割开阴囊,掏出睾丸,一锤砸个稀烂。从此以后受术者只知道吃草干活,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连杀都不用捆。)

  

照我的看法,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假如你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汪峰前妻他在我哺乳期提离婚默许一直隐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