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yanyou 发表于 7 天前

像郭凤莲同志

(这是一篇写在老妈病中的文字,而今,老妈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愿我的爱与她老人家同在!)

  

  

老妈的病已经进入平稳期,这个平稳期也许很短暂,可能是在我写完这篇文章之后的某天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也可能就此一切转好起来,仍是原来那个唠唠哪种叨叨的小老太太。经历了近二个月的医院生涯,怎样的结果,于我于老妈似乎已经变得不是最重要的了,无论命运留给我们什么都应该能够平静地去接受了,或者来感谢它的慷慨,或者去正视它的残酷。

  

老妈的一生算来比我坎坷,如果说弃婴是我人生最大的创伤,而自幼丧父、壮年丧母更是老妈的伤心所在,而最让她无法释怀的也许更是来了世界一遭却没有一个人是她生命的延续。

  

如果说年幼的老妈是个娇弱的小女孩,但年轻时的老妈已经是个坚强的女人,虽然那个年代没有女强人的字眼,但她的行动却是个最好的诠释。一个农村的妇女,只有初小的文化,却凭借自己的努力培育出玉米的新品种,全国三八红旗手的称号就是对她最好的褒奖。从小到大我得到的荣誉有限,也仅止于小区域的,这种重大的荣誉我没有得到过,但其中所凝聚的艰辛却是我可以想像!及至七年前老妈患上脑血栓时,心里郁结的不平得到了彻底的发泄,日日以泪洗面,天天重复着年轻时的付出,反复埋怨着命运的不平。埋怨国家不公,一身的职业病到老却连个医疗保障都没有;埋怨生活的不公,艰难了一世到最后却没有一个生命的延续。每到这时候,虽体谅着她的不易,但心仍会痛痛的……在别人的眼里,没有人可以怀疑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就连二十几岁的侄子看过我书中那段关于身世的描写时,都在怀疑我是在利用作家的敏感来编造故事,骗取别人的同情心。每到这样的时候,我惟一可以做的是以“理”服人,一边好好逗她开心,一边拿自家邻居——那位有着五个亲生儿子却只能住在濒临倾颓的半间小房中的老夫妻来说服她,虽然有些效果,但面对经年的郁结和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我的爱也只如空气般稀薄。

  

就这样,她一次次为难着自己,同时也为难着生活,尽管有着四级的肌力却总也不肯下大力气锻炼自己的行走能力,直到这次一不小心摔折髋关节,直到手术中再发脑血栓,直到这样长久地处在了昏迷阶段。生命,在空白的纸上反复写着这两个字,眼里是满满的泪水,我又能拿什么来承载你的沉重!

  

每个人生都只是个程少为在哪家医院坐诊单行线,已经发生的故事没有人可以重写,惟一可做的事情只有接受。已经发生的美好我们享受了,种成一朵小花慢慢汲取它的温馨;已经发生的不美好我们忘却它,虽然很难,虽然也曾伤痕累累,但如果不反复触摸总有一天也会淡如一道月牙痕,不美却意味着一个意义。

  

偶尔的时候,信手翻看着《寻味.红茶》,以前偏爱绿茶的清淡,终于认识了另一种茶,认识了另一种风味,也开始慢慢地喜欢细品其中的味道,有时美好,有时苦涩,却总也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在其中,仿如一种踏踏实实的生活。

  

走在街头,丁香花的清香一路相伴;行在旅途,紫樱花的花瓣随风飘荡。行走春天的街头,留一个平静的心面对世界。昨天的缤纷都会凋落,今天的生活无论结局如何都会继续,无论怎样的变化,只要我们的爱仍在,只要我们的心仍旧温暖。

  

某年某月某日的午后暖阳中,红茶氤氲的气息里,老妈慈爱的笑容和轻柔的爱抚仍是我最温暖的回忆,如果不能同时拥有她温暖的呵护,只拥有这份温馨的回忆也就够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像郭凤莲同志